厦门律师谈:律师行业的焦虑底色

作者 | 饶金祥 律师 坐标厦门 专注疑难复杂案件代理

很快,我将要在两个多月后开启第七个律师执业的年份,律师证的年检页又将盖满最后一页,明年就要更换新证。

不计算从事法务工作和律师助理短暂但是难熬的年月,仅就谈及拿律师执业证将近七年,就足够在一些青年律师的群里被喊前辈一阵子。

按照普遍传闻的业界三五八定律,我应该要兴奋地准备躺赢,但事实并非如此,焦虑一直都是这个职业的底色,我也还是诚惶诚恐,毕竟直至今日,我仍在遭遇这个法律服务市场的捶打,不敢丝毫懈怠。

走出校园之后,无论本科生、硕士生还是博士生,一旦投入到律师执业状态,面临的将会是全方位的竞争市场。

无论在团队领着薪水作为办案律师存在,还是自负盈亏独立律师执业,客户对律师的要求不会因为你刚毕业不足三年就降低要求,不会因为你收费低就对你业务的瑕疵展现更多的包容。

你面对的竞争对手也不仅是同龄、同级别(拿证年限)的律师同行,客户横向和纵向都在对你不断对比和评价,通过全方位的竞争之后,律师被客户认可的越多,则越多的客户将会通过口耳相传、业务介绍等各种方式对你的能力进行回馈。

法考只是最粗陋的筛子,若是要成为自谋生路的律师,通过法考也仅是证明有资格站上擂台而已,后面还有不同量级的选手无规则混战。

今后还有很多无形的筛选,如办案技能、拓展能力、人际交往等等,都可以直接在几个年月里,让部分律师脱颖而出,部分律师黯然退出律师职业。

而我也在处于被筛选之中,稍有懈怠,许多优质的业务机会,在我无法感知的地方也许就溜走了,从而让自己困在瓶颈,年复一年。

生命有限,案件无限,我开始了一定程度的挑选。我权衡性价比之后,暂停了一批足以满足温饱,且具有稳定预期的批量案件。今后准备让自己更多的时间里,把这几年以来的感悟生成文字输出,做长期且更有价值的时间投资。

也并非全然不在乎案件的多少,毕竟案件数量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收入高低,只是有些案件的意义及给自己内心赋予的成就感太低,甚至有些因素会让自己产生逆反心理,还不如拒之门外,落个清净。

我现阶段是,业务有一定量,但也不算饱,聘请了一名助理,在一家律所独立执业,背负着不小的生活和工作成本,积累和寻找机遇,痛并快乐着。

厦门律师谈:律师行业的焦虑底色插图
举报/反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Call Now Button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