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诈骗犯罪辩护律师│从一起合同诈骗案件的成功辩护看合同诈骗的罪与非罪

合同诈骗犯罪辩护律师│从一起合同诈骗案件的成功辩护看合同诈骗的罪与非罪

作者: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广东省犯罪学研究会理事

一个合同诈骗案件,争议非常大,第一次在广东省电白县人民法院判十年有期徒刑,被告不服上诉后发回重审,电白县法院重审后依然以合同诈骗罪判处十年有期徒刑。这起合同诈骗案件是由一起工程承包合同纠纷引起的。大家知道,电白县是著名的建筑之乡,电白的建筑承包商遍布全国大江南北的建筑工地。因此,发生在电白承包商身上的因建筑合同引起的民商事纠纷和刑事纠纷案件就司空见惯。电白县作为电白籍建筑承包商的娘家,处理此类纠纷自然驾轻就熟经验丰富,而且也天然的肩负起保护电白籍建筑承包商合法利益的责任。本案的被害人就是电白籍建筑承包商,被告人是某央企在广东韶关分公司的负责人。本案被告人在第二次被判十年有期徒刑之后,家属找到我们法制盛邦的刑辩律师团队。经过法制盛邦刑辩律师专业精细的工作,最终在重审的上诉二审中,将合同诈骗罪的罪名打掉。案件最后在茂名中院以伪造印章罪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

一、案情概述:

被告人齐某是某央企韶关分公司的负责人,并承包了该分公司,自负盈亏。半年后,某央企以韶关分公司经营管理混乱为由责令其停业整顿并收缴了分公司的公章。几日后,被告人齐某让员工找人私刻了分公司的公章。

花某使用伪造的山西省某建设集团的公章,齐某使用私刻的央企韶关分公司公章,双方以山西省某建设集团及央企韶关分公司的名义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山西省某建设集团将位于广东省某县级市一住宅一期的工程发包给央企韶关分公司。约一周后齐某又将该工程转包给薛某施工队。转包十天后,花某通知齐某及其韶关分公司,在向业主指定的混凝土搅拌站汇入200万元后即可进场施工。其后薛某出资150万元,齐某出资50万元汇入花某提供的账户。齐某与薛某进场搭建了部分施工工棚。

再其后,薛某又将该工程转包给电白籍马某的施工队。马某向齐某所在的韶关分公司交纳了150万元保证金。当马某的施工队进场准备施工时,发现山西省某建设集团与发包的建筑工程没有任何关系,花某与山西省某建设集团也没有任何关系,山西省某建设集团与央企韶关分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上山西省某建设集团的公章是花某伪造的。于是马某向电白县公安局报案,指控齐某等合同诈骗。案件经过一审二审,重审再上诉,齐某两次被一审判决构成合同诈骗罪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二、详细询问被告人,认真阅卷,仔细分析,发现辩点。

案件经过两次被一审判决构成合同诈骗罪,而且两次判处了一样的刑罚,说明法院认为事实和证据是确实充分的,判处态度是坚决的。在这种前提下想要找到有效的的辩点,进行有效辩护是很不容易的。对于报案的被害人马某而言,他的上家和上上家均未有从工程建设单位即业主方取得工程承包权,因此,对马某的转包也就是无权转包,马某认为这就是合同诈骗。这个案件涉及的人员、单位比较多,中间经过多次转包,案件的审理也经过了多个阶段,案情复杂,卷宗材料很多。面对如此复杂的案件,该从何处入手呢?我们决定从卷宗材料入手。

办案律师认真阅卷,详细做好阅卷笔记。更为重要的是带着卷宗材及阅卷笔记去会见被告人,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进过与被告人的详细交谈以及对卷宗的核对,办案律师发现了两个重要有效辩点。这两个辩点所指向和得出的结果是什么呢?是被告人齐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犯罪故意!如果这个结论能够成立,那么被告人齐某就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三、抓住有效辩点,紧紧围绕,展开有效辩护。

经过认真阅卷及与被告人详细交谈找到的两个辩点是:

(一)被告人齐某在将工程转包给薛某以及薛某再转包给马某时根本不知道花某及山西省某建设集团未取得工程承包权。齐某一直认为他及其所在的韶关分公司已经取得工程承包权。办案律师从如下三个细节说服重审的二审法官接受这一辩点:1、齐某在与花某及山西省某建设集团签订工程承包合同后,根据其指令向指定账户汇入200万元混凝土货款,其中50万元就是齐某的自有资金,如果齐某知道花某及山西省某建设集团未取得工程承包权,或者说齐某有非法占有的诈骗目的或动机的话,齐某不可能在未得分文的情况下,先从自己的腰包掏出50万元交出去。2、齐某在支付了200万元混凝土款之后,与薛某一起在涉案工程工地搭建了施工工棚。这两个行为是连贯的,齐某按要求付款,紧接着搭建工棚,均符合其实质认为自己已经取得该工程承包权的正常的逻辑思维及逻辑行为。3、卷宗里所有的书面证据和证人证言,没有一份证据证明被告人齐某在将工程转包给薛某以及薛某再转包给马某时明知自己未取得工程承包权。

(二) 齐某及其所在的韶关分公司在取得报案被害人马某的150万元保证金之后,没有转移或者挥霍,不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办案律师在向被告人详细了解了马某所交的150万元保证金的用途和去向后。为了确保法院及法官的采纳,辩护律师做了如下两个动作:1、申请法院对韶关分公司的财务账册资料进行证据保全;2、申请法院委托审计机构对韶关分公司在齐某涉案期间的财务进行审计。结果表明马某所交的150万元保证金,全部用于韶关分公司正常的经营活动。齐某对该资金没有转移、私吞挥霍等等行为。证明齐某不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四、案件的判决结果:

重审二审法院采纳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定被告人齐某不构成合同诈骗罪。最后以伪造印章罪并且造成严重后果判处被告人齐某有期徒刑三年。

五、刑辩剑法:

具有非法占有为目的是诈骗罪的必备的构成要件之一,如果控方无法证明此要件或者有证据证明被告人不具有非法占有为目的,则不构成诈骗罪。本案的辩护律师正式抓住了这一核心要素,成功辩护,使诈骗罪不能成立,很好地维护了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附:法律知识点

合同诈骗罪

1、概述

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以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对方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合同诈骗罪规定在《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一条。

第二百二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

(二)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

(三)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

(四)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

(五)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第二百三十一条:单位犯本节第二百二十一条至第二百三十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2、构成要件

①客体要件——合同诈骗罪侵犯的客体为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和国家对合同的管理秩序,属于复杂客体。犯罪对象为公私财物。

②主体要件——合同诈骗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包括年满16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和单位。单位犯合同诈骗罪,是指单位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在执行职务的活动中,以单位的名义,为了单位的利益,利用签订、履行合同进行的诈骗犯罪活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Call Now Button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