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妙龄女工与主管在草丛、宿舍苟合引发刑案,供词满纸荒唐!

每个成年人都懂得
忠诚是婚姻关系的基本要求,但随着异性交往的便利性增加以及部分人观念的超前开化,使得婚内出轨现象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当然婚内出轨的男女们不排除个别有真爱,但大多数都是为了行苟且之事而借爱之名,甚至还有些男女三言两语就能苟合一处,与其说是偷情,不如说是偷腥。
而且婚内出轨还有一个现象,当情事秘密进行不为人知时双方会好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一旦丑事当场败露,女方当事人大概率会称受到男方胁迫不得已而为之,以此看来她们还是有廉耻心的。
叶子(本文人物均为化名)与阿满的邂逅便属于三言两语的一见钟情类型,可惜好事仅做了两次就被叶子丈夫程大洞悉,从而引发出一起刑案。
但之所以将这起案件写入案例,不仅因为叶子在案件发生前后因廉耻心作祟,将主动献身于阿满歪曲成被性侵,更因叶子在接受警方讯问时作出的荒唐供词。
露水之缘
叶子年方21正值妙龄,与29岁的老公程大均是贵州省威宁县人,为了美好的生活前景二人于2019年3月来到惠州市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务工,但因分工不同,程大每天夜班,叶子在质检组每天上白班。
在质检组工作的近一个月时间里,叶子与组长阿满只是普通工作关系并无过多交集。变化始于3月29日,叶子跟同事要来了阿满的电话号码,并主动添加了阿满的微信,当晚11点左右感觉到工作上力不从心的叶子在租住处给阿满发了一条微信消息称想要辞职,阿满随即发来微信语聊请求。
语音中阿满先是从工作角度做出挽留,见叶子不为所动,便抛出了感情牌我舍不得你,叶子回应舍不得也要辞职,阿满则表示不会在叶子的辞工书上签字……两人就这样越聊越深,从工作、生活到家长里短,当聊到情感话题时阿满表达了对叶子的倾慕之情并诚邀她一起去吃宵夜。
按照叶子的说法之后两人在约见地点碰了面,阿满总是试图与她牵手搭肩但都未得逞,接着两人在厂区往普利司通方向的小路上走来走去,一直走到凌晨4点左右,当再次走到普利司通围墙外的一个暗处时,阿满一把抱住叶子开始拥吻,叶子也热烈地做出回应,然后这对青年男女在围墙边的草丛中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丑事败露
如果叶子与阿满浅尝即止大概率不会有后续了,可惜两人都意犹未尽,当日晚9点又再次达成邀约。在普利司通红绿灯处两人见面后叶子跟在这个新鲜男人的身后来到阿满的宿舍,聊了一会阿满去洗澡,叶子则坐在床边耐心等候。
阿满出来后两人便吻在一起,那点事自然像水到渠成般按部就班地发生,谁知正是酣畅之时程大接连打来两次电话,正忙着的叶子自然也不会去接,直到淋漓尽致后,叶子才给老公程大发去微信视频。
视频时,程大问叶子在什么地方,叶子称在家睡觉,哪知程大是因为腹痛告了假,打电话之时已在家中。听闻此言叶子立刻穿上衣服搭了一辆摩的,忙不迭地向家中赶去,甚至来不及清理阿满留下的东西。
回到家中满肚狐疑的程大见叶子鞋子上有血迹便让叶子脱下衣物体检,但支支吾吾的叶子不肯配合,程大便帮她解开,果不其然在内里又见到了血迹,质问原因叶子一言不发。就在这关键时刻,叶子的手机上显示有微信消息传来,程大一把将手机抢了过去并怒问发信息的人是谁,此刻的叶子吓得早已是六神无主、满头大汗,程大见状问是不是被人下药了,叶子闭口不言,夫妻两人各怀心事度过了一个难熬的夜晚。
报复计划
次日清晨,程大跟叶子要手机解锁密码,叶子见横竖躲不过只能告知,程大打开微信果然看到一个备注为主管的人发了微信红包并注明搭车钱,便责问叶子前夜是不是跟该人在一起,叶子没吭声,偏偏这会阿满的信息一直发个不停,可手机却握在老公手中,当程大再次追问叶子是不是被这个主管下了药时,叶子便借坡下驴称自己遭受了性侵。
实际在微信上阿满只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当通过微信发来语音电话时被程大直接挂掉,然后文字回复不方便接听,此后到案发程大一直使用妻子的身份与对方交流,并伺机报复。
对于如何教训这个性侵妻子的主管,程大最初的设想是使用棍棒之类的物件将其手脚打断,并选定自己的胞弟程二做帮手。4月3日程二应约而来,在哥哥口中得知嫂子被性侵以及报复计划,但并未同意做帮手。
4月5日晚,程大打算实施报复行动,遂通过微信以叶子的口吻邀约叶子的主管,同时再次请求程二帮忙却被程二拒绝,恰巧叶子的主管因醉酒没有回复信息,程大只能作罢。
4月6日晚,不肯善罢甘休的程大又重提报复计划,但看到程二还是不答应做援手便说到:如果你不去,我就一个人去把那个主管杀了,你帮我照顾好家里的两个女儿和父母。程二闻听此言只好表示同意。
叶子当然不赞成这个报复计划,抛开与阿满的露水之缘,从内心说她也担心事情闹到不可收拾,但面对正在气头上的老公又不敢表示反对,何况程大已千叮咛万嘱咐:如果把事情搞砸了,小心挨打!所以当程大要求她发语音约见主管后,叶子只能依计而行。
叶子发出语音后果然奏效,4月6日22时左右忙完工作的阿满便发来微信语音电话,叶子从程大手中接过手机按照老公的计划与阿满约定了见面地点。
报复行动
程大的报复行动随即展开,临行时程大吩咐到打那个人时除了头部都可以打,于是程二在走出门后就到处找棍棒之类的工具但一无所获,随即去到一处百货档口买下两把菜刀,令人心有余悸的是程二挑选菜刀时还特意问商家菜刀切肉快不快,在得到商家肯定的回答后他才付款离开。
随后三人在一处路口汇合,按照计划由叶子单独与她的主管见面,然后叶子引导对方去某厂后的一条偏僻路段散步,程大和程二尾随伺机动手。
赴约而来的阿满在某光电厂附近遇到了款款走来的叶子,碰面后阿满便猴急地伸手向叶子的肩膀搭去,叶子甩开后提议去某中心逛逛正和阿满的心意,因为去某中心的路段适合做很多事情,岂不知有两个黑影已跟随在身后,危险在一步步靠近。
两个黑影自然是程大兄弟俩,跟近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步,很快就超过了缓步而行的叶子和主管,当兄弟俩走近一个光线阴暗之处时便放慢了脚步,恰在该处叶子两人走了过来。
程二率先发难,掏出菜刀就向大嫂身边的男子砍去,阿满可谓是反应迅速,一个闪身避过刀锋然后跳入草丛并跑向来时路,只可惜一个马失前蹄摔倒在地,程二追上后向阿满的背部砍去,接着程大也赶到同样砍向阿满的背后,敏捷的阿满满地翻滚的同时不忘哀求对方手下留情,并称自己没做什么坏事情。
兄弟俩足足砍了二十多刀后,程二喊了一声扯呼,随即这哥俩向前跑去,此时叶子已经走出很远,程二边快速行进边用打车APP叫来一辆车,随后三人在一处路口上车离开。
而被砍的阿满亲眼看到两个杀手和叶子一同离开后,不知是被惊吓或因伤势、伤心,也有可能是应激反应,当即陷入休克状态,足足8分钟才缓缓醒来。爬起后满身是血的阿满走向附近的某厂保安亭,用虚弱的声音向当值的保安员求助,接着就躺倒在地,保安员见状立即报警,随后警方赶到现场。
荒唐的供词
三人从犯罪现场逃离后,又换乘了一辆摩托车来到程二的出租屋,胆战心惊地过了一夜,第二天下午被警方抓获归案。
在程二的出租屋里,三人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程大打算一个人去投案自首,程二顾及到哥哥家中还有两个孩子,想自己去顶包,只有叶子一直默不作声,不知是后悔曾经的所作所为,还是在为未来担忧。
三人到案后分别接受了警方的4次讯问,程大和程二兄弟俩均对主要犯罪情节作出如实交代,供述情况基本一致,值得一提的是兄弟俩的供词中均未对叶子有所指责,同时争相证明自己是作案工具(两把菜刀)的购买者,后来警方通过调取超市监控确定购买人为程二。
而叶子的几次供述极其耐人寻味,综合整个案情来看其后三次算是如实供述,第一份供词完全可称为满纸荒唐。
在交代3月30日晚与阿满发生第二次关系的细节时,其描述在去往阿满宿舍时其喝下了阿满在路边小店买来的酸奶,进入宿舍等阿满洗澡时,其感到全身发热冒虚汗,甚至热到忍不住脱下衣物,并且有要和男人发生关系的强烈冲动,随后与阿满发生了关系,但并非出于本愿,怀疑阿满把药下在那瓶酸奶里,以至于自己无法作出反抗,又因为担心丈夫无法接受所以没敢报警。
为何称这份供词满纸荒唐呢?常看本栏案例的伙伴都知道,现实中并不存在让人吃完就会火烧火燎、必须往别人身上扑、一定要完成繁衍使命才能善罢甘休的促进情欲药物,市面上所谓针对女性的药只有两种:可以致人失去意识的迷幻剂和假药。那么,可以判定叶子的供词完全出自道听途说与杜撰,其丰富的想象力也实在令普通人难望其项背。
如博主哈尼所说:所谓的药,不过是安慰剂,真正的药或许只存在于别有用心的人心里。
结局
尽管本案的被害人阿满对案件的发生存在过错,但程大和程二势必要为自己的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我国刑法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而叶子作为有夫之妇,不能约束自己的行为,成为直接引发案件的导火索,在本案中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伤害行为,但其明知丈夫的报复计划仍按照丈夫要求钓人,放任伤害行为结果的发生,所以其必须承担故意伤害行为的刑事责任,同时还要在道德法庭上接受审判。
2019年11月5日,惠州市惠城区法院依法对本案作出宣判,以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程大、程二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判处叶子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
令人唏嘘的是本案的最惨重的受害者并非是叶子的主管阿满,而是程大的父母亲。据悉,程大、程二的父亲在语言和肢体上有多重残疾,母亲不但要照顾无生活能力的父亲,还要照料程大的两个幼女。在程氏兄弟被惩治后,程家没有了经济来源,生活每况日下,民事诉讼中八万余元的赔付更使得一家人雪上加霜。
结语
这个局面一定是程大、程二兄弟俩不想看到的,如果当初他们能预知未来,还会为解心头之恨抡起菜刀吗?在笔者看来很难说。
俗语中有一句话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今的程家陷入了可怜的境地,但可恨之处何在呢?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Call Now Button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