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五名被告人非法占用农用地被判刑,此案件都起到了哪些警示作用?

这个案子其实有一个重点问题,就是土地收储之后的用途是什么

第一、如果土地收储之后准备用于建设使用,不再准备用于耕地使用了,那么这种情况下犯罪嫌疑人给土地造成的损失其实并不大,因为没有确切的法益侵害。但是这种情况下需要证据清晰明确。

最近办理的一起案件就是如此,虽然自然资源局做出的证明是土地确实属于农用地,但是实际该土地已经收储准备建设,土地实际上不会在用于耕地,这种情况下对于土地的侵害相当小。

我说的这种情况可能在本案也存在,原文说明这几位嫌疑人见政府预收储的农用地一直未开发。实际该情况就是本案的关键。也是几位嫌疑人适用量刑并不高的原因。既然已经收储了,相信农民的赔偿已经到位了,本案情况没有说明,但是这情况也是存在的,农民赔偿都完成了,何谈退耕一说呢。

第二、如果土地并不会用于耕地使用,那么其实就不存在复耕赔偿,只是存在着清运土地的费用。以上纯属个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Call Now Button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