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案实录56:昔日因安徽电视台腐败案落马,今日有几人还在狱中

刑案实录56:昔日因安徽电视台腐败案落马,今日有几人还在狱中插图
刑案实录56:昔日因安徽电视台腐败案落马,今日有几人还在狱中插图1

前几天,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官网上发布了一条《减刑、假释公示》,内容是对安徽省白湖监狱管理分局报请的张文旭等424名罪犯减刑公示(如上图)。

公示日期是从5月6日到5月10日。

如今公示期已经结束。按照法定程序,合肥一中院接下来会对上述减刑案件进行审理,一两个月内会作出是否对他们予以减刑的裁定。

据我了解,在这个公示标题中出现的张文旭,入狱前曾担任安徽省广播电视台总编室节目购销中心副主任。

张文旭出生于1975年,大学文化,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人。在2014年前后陆续案发的张苏洲腐败窝案中,张文旭扮演过重要角色。

安徽淮南市凤台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作出一审判决,以张文旭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

一审判决后,张文旭曾提出过上诉,但后又撤回上诉。判决生效后,他从凤台县看守所被押解到位于合肥市庐江县白湖镇的白湖监狱管理分局服刑。

服刑期间,张文旭先后在2018年和2019年两次获得减刑,总计减去15个月的有期徒刑。

两次减刑之后,张文旭的刑期应该到2022年10月12日止,距离本文发稿之时还剩下不到5个月。

根据这一次白湖监狱管理分局报请法院的减刑建议,认为张文旭表现良好,至2021年6月获表扬奖励四次,建议减去有期徒刑8个月。

笔者注意到,在张文旭减刑建议的公示中,特别标注有扫残二字。

按我的理解,所谓扫残可能是扫除残余刑期的意思。因为张文旭的剩余刑期只有5个月,如果监狱方面的第三次减刑建议经法院审理获得批准,法院无需给张文旭减刑8个月,只需裁定减去自裁定送达之日起至2022年10月12日止尚未执行完毕的刑罚。

张文旭入狱前只是电视台的一名小科长,他当年究竟拥有怎样的权力,让某些人不惜重金要收买他?

PART1:

电视台的小科长 为何有人收买他

公开的资料显示,张文旭进安徽省电视台是1999年,那一年他24岁。

1999年的安徽电视台风头正劲,其第一套节目已经上星播出两年,是国内最早将节目上星播出的省台之一。也是这一年,安徽电视台推出了后来风靡全国的综艺节目《超级大赢家》。

刑案实录56:昔日因安徽电视台腐败案落马,今日有几人还在狱中插图2

还是在1999年,全国省级电视台基本都已上星,并开始实行制播分离——包括电视连续剧、电视娱乐节目在内的相关内容的制作和播映实现逐步切割,鼓励民营、外资参与制作。

对于各家电视台来说,上星的投入是巨大的。除了一开始要投入巨额的基础设施建设费,上星后每年还要支付不菲的租星费和维护费,有些城市还对外地卫视收取落地费。

对于任何一家省级电视台来说,要消化如此巨大的成本,找政府要财政补贴是不可能的,唯有增加广告收入。

吸引客户花大钱来电视台做广告的决定因素是什么?

当然是收视率。

如何提高收视率?

购买好看的电视连续剧每天在各频道滚动播出,似乎是最简单粗暴却十分有效的方式。

当年,安徽省电视台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这样做的,其以剧立台的模式备受同行推崇。

正是在张文旭进电视台之后的10年间,该台花重金购买了大量电视剧的上星频道播映权,其中很多还是黄金时段的首播权,安徽卫视的电视剧大放送一度在观众中收获了电视剧大卖场的别称。

一招鲜吃遍天。

安徽电视台迎来了黄金时代,收视率和广告费实现双丰收。

同样是在这10年间,中国电视剧的产量出现了井喷。

自2000年中国电视剧年产量突破1万集开始,每年平均以近千集的速度持续增长,并在2007年摘得了电视连续剧年产量世界第一、电视连续剧年播出量世界第一、电视连续剧观众总量世界第一。

这三个世界第一的出现,也将中国电视剧市场迅速变成了买方市场。

彼时的安徽台处在国内卫视第一方阵,自然成为各家电视剧制作发行公司青睐的对象,千方百计将所生产的电视剧向安徽台推销。

从2010年开始,在各家电视剧制作发行公司的公关对象中,出现了张文旭的名字。

刚出道的时候,张文旭是电视台总编室的一名聘用人员。他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七八年,2007年被提拔为该台节目研发中心战略规划科科长。又过了两年,他出任安徽电视台总编室节目外购部副主任,级别是正科。2010年,电视台和电台合并成立安徽广播电视台,张文旭出任总编室节目购销中心副主任。

无论是在两台合并前担任总编室节目外购部副主任,还是在合并后担任总编室节目购销中心副主任,张文旭的工作职责包括参与本台拟购节目的评估、谈判、审片、报批,以及电视剧购买之后和合同履行期间相关事宜的落实与协调。

也就是说,当年电视台需要购买哪些电视剧、购买的电视剧在什么时段播出、是否上星播出、播出前如何进行宣传推广、节目购买后是否及时向卖家支付相关款项等等,张文旭在所分管的具体项目中具有一定的话语权、推荐权和选择权。

这些在局外人看来也许并没有多了不起的职权,却成为一些电视节目制作公司花重金收买的目标。

PART2:

台里购买电视剧 他收回扣五个点

电视剧制作发行公司的老板们心里清楚,尽管电视台采购电视剧的最终签字拍板的人不是张文旭,但他是项目的具体经办人,是双方合作链条中的重要一环。如果关键时候他掉链子,不帮卖家向他的上司递好话、多美言,反而挖坑使绊子,合作可能就不能成功;即便签下了合同,履行起来也不会顺利。

为此,一些卖家在与张文旭接触的时候都作出承诺:如果他们的电视剧在张文旭的帮助下被电视台购买,他们会将售价的4%—5%作为回扣送给张文旭。

张文旭收受的第一笔贿赂是在2011年。当年天津博艺影视有限公司投资拍摄的电视剧《大浴堂》以1293万多元的价格出售给该电视台,张文旭在其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刑案实录56:昔日因安徽电视台腐败案落马,今日有几人还在狱中插图3

博艺公司总经理赵某兑现此前按总购款的4个点给张文旭回扣的承诺,在第二笔购剧款到位后,在合肥的一家饭店里送给张文旭20万元。2012年年初,在收到电视台全部购剧款后,张文旭到北京出差,赵某又去张文旭入住的酒店送给他30万元。

从张文旭案件的判决书中笔者了解到,法院认定向张文旭行贿的单位主要有六家,总计行贿金额是390万元,其中差不多有300万元都属于回扣款。涉及到多部电视剧的采购,其中包括《大浴堂》、《心术》等热播剧。

《心术》是一部医疗题材的电视剧,该剧集结了当年业内最红的编剧、导演和演员,出品方是上海上影英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这是一家由上影集团与香港英皇集团合资成立的影视娱乐与演艺经纪公司。

2012年有媒体称《心术》是当年卖得最贵的电视连续剧,卖给几家卫视和网络平台的总价约5000万元,超过《还珠格格》3000万元的总价。

刑案实录56:昔日因安徽电视台腐败案落马,今日有几人还在狱中插图4

刚刚驾鹤西去的秦怡特别出演了该剧

笔者从相关法律文书中了解到,安徽广播电视台购买《心术》的总金额是1801万元。

据张文旭说:为感谢我对该剧的支持和推荐,该公司发行人万某于2012年上半年,在我到上海出差期间,送给我45万元现金。2012年年底,万某到合肥,在他入住的酒店内,又送给我45万元现金。

万某是上影英皇公司的发行人,他在与张文旭进行工作对接时承诺,合同履行中会根据收款情况给张文旭5%的回扣。

他这样解释他给张文旭送钱的理由:由于张文旭的推荐,我公司最终与安徽电视台签订了合同,使《心术》和《孽债2》等剧在安徽台成功播放。在资金回笼方面,张文旭也提供了很大帮助。

在张文旭参与采购的电视剧中,《心术》并不是最贵的一部。

安徽电视台2011年上半年购买36集的《心术》,花了1800多万元,平均50万元一集;2011年下半年购买40集的《团圆》,花了2400多万元,平均60万元一集。

电视剧《团圆》是由拍摄过《妈妈再爱我一次》的台湾导演陈朱煌编剧并执导,于2012年11月在安徽卫视《海豚第一剧场》首播。

刑案实录56:昔日因安徽电视台腐败案落马,今日有几人还在狱中插图5

这部剧买得贵,张文旭的回扣自然拿得多。

据张文旭供述:2011年11月份,我经手购买了福建世纪长龙影视公司制作发行的电视剧《团圆》,该公司女发行人陈某答应给我5个点的回扣。2012年下半年的一天,陈某到合肥,在她入住的酒店内送给我60万元回扣款。2013年上半年的一天,陈某到合肥找我,在我的车内又送给我60万元回扣款。

张文旭收受的390万元贿赂,都是集中在2011年到2013年这不到三年中收取的,平均每年受贿130万元。

PART3:

昔日台长还在牢里 又有部下身陷囹圄

据相关法律文书透露,2014年11月,安徽省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在办理其他案件过程中,通知张文旭到省纪委办案地点接受调查。在接受调查期间,张文旭主动交代了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其收受他人贿赂的犯罪事实。

随后,淮南市凤台县检察院决定对张文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几天后,他被刑拘,并于2014年11月22日由凤台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张文旭案发的一个月前,安徽省广播电视台台长张苏洲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安徽省纪委的调查。

据说最先被纪委带走的是安徽广播电视台广告中心主任王茂盛。

纪委找上王茂盛,是为了调查张苏洲涉嫌违纪的问题。

到了纪委办案点,王茂盛主动交代了调查组尚未掌握的其受贿、贪污的事实,并检举揭发了相关领导的腐败问题,由此揭开了安徽广电腐败窝案的盖子。

除了张苏洲、王茂盛、张文旭之外,安徽广电陆续有多位比张文旭位高权重的干部落马,其中包括张文旭的顶头上司、安徽广播电视台总编室主任肖融(正处级)、服务中心主任宋晓峰(正处级)、办公室副主任程朝阳(副处级)、科教频道副总监张琼(副处级)、安徽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赵红梅(副厅级)……

刑案实录56:昔日因安徽电视台腐败案落马,今日有几人还在狱中插图6

张苏洲和赵红梅接受审判

张苏洲无疑是在这起腐败窝案中落网的最大一条大鱼。

张苏洲被安徽省纪委带走前两个月,刚刚卸任台长的职务。

法院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4年,张苏洲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数十家单位和个人现金、物品,共计1123万多元人民币、4.7万美元、2000欧元、价值17.9万元的购物卡及价值106万元的金条、玉器和手表等物品;单独或者伙同他人,侵吞公款339.3万元人民币。

引人注目的是,在向张苏洲行贿的人员中,共有16名安徽广电的干部职工,其中就有张文旭的名字。他先后送给张苏洲人民币45万元和一副购买价为28万元的于右任书法作品。

2016年9月18日,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苏洲受贿、贪污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判决张苏洲犯受贿罪和贪污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250万元.

上述其他几位安徽广电的干部,也都因犯受贿罪或贪污罪相继获刑。

副台长赵红梅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160万元;

总编室主任肖融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没收财产30万元;

服务中心主任宋晓峰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半,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万元;

广告中心主任王茂盛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办公室副主任程朝阳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25万元……

当年在张苏洲腐败窝案中入狱的安徽广电的干部,如今大部分已经出狱。目前还在服刑的,除了张文旭,还有肖融、赵红梅和张苏洲。

据说他们四位都在狱中表现良好,因此都曾获得了减刑。

原总编室主任肖融出生于1957年,他目前的刑期到今年9月30日止,他在巢湖监狱服刑。

原副台长赵红梅出生于1971年,她目前的刑期到2026年8月12日止,她在安徽省女子监狱服刑。

原台长张苏洲出生于1953年,他目前的刑期到2028年7月27日止,他在安徽省蜀山监狱服刑。

遗憾的是,在张苏洲腐败系列案件爆发两年之后,安徽广播电视台又发生过一起腐败窝案,虽然这起案件没有张苏洲腐败窝案影响那么大,但又有多位干部相继落马,像安徽广播电视台制作中心前主任李伟中、科技处前处长何章海都是在刚刚退休不久而身陷囹圄,并都获刑7年,如今这两位前处长还在监狱服刑。

张文旭第三次减刑如果获批,他最近就能重获自由。

他是39岁那年被羁押成囚的,到今年已经度过了近8年的铁窗生涯。

这8年,中国的电视行业在互联网和资本的推动下又发生了巨变,但电视剧买方市场的基本盘似乎并没有改变,热播剧无论是总价还是单价都今非昔比。

当年电视剧《心术》5000万元的总价已经是天价,如今一部热播剧的总价动辄就是上亿元。

刑案实录56:昔日因安徽电视台腐败案落马,今日有几人还在狱中插图7

当年电视剧买家向卖家收取回扣的潜规则恐怕也没有销声匿迹。

2020年6月,一份案号为(2020)浙0503刑初103号的判决书显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浙江卫视总编室主任陶燕犯受贿罪,被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

陶燕被法院认定的贿赂只有一笔,金额为488万元;她的案件所涉及到的电视剧是周冬雨主演的《春风十里不如你》。

资料显示,陶燕出生于1975年,与张文旭同岁。

刑案实录56:昔日因安徽电视台腐败案落马,今日有几人还在狱中插图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Call Now Button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