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965年摩萨德间谍被捕,其在敌参谋部旁发电报,履历本上家人死光

原标题:1965年摩萨德间谍被捕,其在敌参谋部旁发电报,履历本上家人死光

1962年1月10日,在贝鲁特至大马士革边境口岸的公路边,一位例行检查的叙利亚海关官员,看到一辆从远处疾驰而来,到他身边又迅速稳稳停下的轿车,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车门刚一打开,他就看到了老朋友沙伊特·阿尔德微笑着迈着轻快的步伐,向他走来。

在他身后,还有一个陌生的面孔也跟着走下车来。他正在疑惑,阿尔德很快一个转身,炫耀般地介绍道:这是我在旅途中新结识的一位好朋友,他叫卡马尔·阿明·塔贝斯,是从阿根廷归国的富商。

那位名叫塔贝斯的陌生人朝他微微一笑,然后,这位叙利亚官员很快接过了老朋友阿尔德递过来的500美元的钞票,见钱眼开的他大手一挥,就让他们的车辆没有进行任何检查,径直通过了。

如果这一天,这名叙利亚官员不是见钱眼开,而是坚持例行检查,他将会在他们轿车的后备箱内有重大收获,并且,他还会发现,这位陌生人,根本不是什么归国富商,他也不叫塔贝斯,他叫伊利·科恩,他的真实身份是一名以色列间谍。

1924年生于埃及亚历山大的伊利·科恩,和在埃及当地大部分犹太青年一样,有着强烈的犹太复国主义情结。

伊利·科恩早年曾去往以色列学习过无线电通讯技术,又积极参加过苏珊娜行动。行动失败后,因为身份暴露,不适合继续在埃及从事间谍工作的他,才于1957年,移居以色列。

在以色列,三十多岁的科恩,最初在国防部当翻译员,后来又去工业公司当会计。

1961年,以色列情报部门决定再次起用他,开启他人生中另一段间谍生涯。

因为早年在埃及有着丰富的谍报工作经验,这一次,以色列情报部门决定派他秘密前往很难渗透进入其中的阿拉伯国家叙利亚,从事间谍工作。

身为间谍的伊利·科恩,机智勇敢、严守秘密、记忆力超群,这些优秀品质,都是以色列情报部门最为看重和欣赏的。可是,科恩也有缺点,那就是表面谦虚,内在狂妄;容易紧张,又不能准确判断自己面临的危险。

可是,急切间要找到一个在各方面都堪称完美的间谍人选,又是何其困难。

在动身前往叙利亚前,以色列情报部门为科恩精心伪造了一份全新的人生履历。

在这份履历里,他叫卡马尔·阿明·塔贝斯,和妹妹都出生于贝鲁特,父母都是叙利亚人。3岁时一家人去了埃及亚历山大,一年后,妹妹夭折。不久,一家人又跟着一个叔叔移民阿根廷。

在阿根廷,父母和叔叔一起开了一家纺织品店。后来,纺织品店倒闭,父母相继去世,他跟着叔叔相依为命,长大后又跟着叔叔学做生意,最终生意越做越大,他成了一名富商。后来,叔叔也去世了。

在这份履历里,家人必须都要死光,只有这样,别人对他的过去才无从查起。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这之后,为了熟悉当地的风土人情和本土语言,科恩独自去了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生活了半年之久。

和妻子分别时,他给出的理由是,他在一家公司上班,被公司派往欧洲常驻,主要负责采购和推销,会经常回家休假。

在宜诺斯艾利斯,这里居住着50多万阿拉伯人,很大一部分都是叙利亚人。

靠着以色列情报部门提供的大笔资金,科恩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办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并很快成功打入叙利亚上层侨民中间。不久,他结识了年轻的商人阿尔赫申。此人在大马士革商人中享有极高声誉。

通过阿尔赫申,他不断放风说自己迫切想回到祖国叙利亚。在阿尔赫申的帮助下,1962年初,他顺利来到大马士革,并在市中心租了一套公寓,将自己的进出口贸易公司总部设立于此。公寓楼的对面,正是叙利亚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大楼。

在这套公寓里,他迅速架起了无线电发报机,又将发报机隐藏在看上去像是做饭用的混频炉内,将天线固定在许多电视机和收音机的天线当中,掩人耳目。

1962年3月8日晚7点,他听到了一则广播信息是叙利亚军队摧毁了在加利利海面上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战船,敌人遭到严重损失。

他知道这则消息的真实性值得怀疑,但是当科恩把这则可疑消息传到国内时,以色列军方推测叙利亚方面可能会有所行动,于是立即加强了在加利利海面的军事力量。

数日后的一天凌晨,叙利亚方面果然在此处海面发起军事袭击,由于以色列方面根据科恩的情报,早有防备,最后大获全胜。

不久,通过阿尔赫申,科恩又结识了叙利亚陆军总参谋部长的侄子马阿齐中尉。数月后,在阿尔赫申和马阿齐的帮助下,科恩顺利进入到叙利亚一处重要的军事基地参观。

在这里,天生记忆力惊人的科恩,对叙利亚在此处军事火力点的布置及迫击炮的型号、德国式坦克、苏联无后座力炮的数量、位置,均过目不忘,并在回到公寓楼后,迅速电告以色列情报局。

这之后,通过阿尔赫申和马阿齐,科恩又结识了叙利亚国家广播出版局局长乔治·塞夫。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时年32岁的塞夫,和好友阿尔赫申、马阿齐一样,人生最大的爱好便是沉湎女色、寻欢作乐。

科恩投其所好的隔三差五在自己豪华的寓所,举办各种派对。除了邀请这三个密友外,他还精心招募漂亮性感妖冶的各色女子参加,并从她们口中套出各种重要信息。

被哄得心花怒放的塞夫,很快又为科恩引荐了一位重量级好友——哈菲兹上校,这个同样从阿根廷回到叙利亚的将军,时任叙利亚突击队司令。

哈菲兹将军和科恩一见如故,他亲切地称呼科恩为我的兄弟。

1963年3月8日,叙利亚政局发生重大变化,哈菲兹将军迅速登上复兴社会党最高领导者的位子。政变成功后,他又出任革命司令部全国委员会委员和大马士革空军基地总司令。

此时的科恩,因为和哈菲兹的特殊私人关系,他从此得以对叙利亚最高层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1964年,科恩奉上级指令,一直心心念念要彻底弄清楚叙利亚改道约旦河的计划,最终在他的多方努力下,得到了全面完整的重要机密信息。

约旦河改道计划是沿着叙利亚戈兰高地挖一条渠道,将巴尼亚斯河水引至约旦境内的雅穆克河,这样一来,约旦河每年将被分流出1亿立方米的水。渠道全长为44英里,施工期为18个月。

叙利亚的这一约旦河改道计划,是直接针对以色列的。以色列极度干旱,约旦河支流是以色列的命脉所在,他们的险恶目的便是以此旱死以色列。

哈菲兹对这一计划表示高度赞赏:计划的好处不仅在于叙利亚和约旦能够利用改道引来的河水,而且还在于给以色列造成巨大的损失。

科恩的一位沙特朋友,承包了约旦河支流改道的全部工程。从这位朋友的口中,科恩获悉了改造新河道的路线、深度、宽度、建筑材料的种类、型号及和改道有关的所有细节,这之后,科恩迅速将关于约旦河改道的全部信息一字不落电告了以色列。

因为和哈菲兹的亲密关系,科恩曾四次受邀参观了叙利亚边境阵地。

当一次次站在叙以边境的戈兰高地上,俯视着以色列全境,科恩都如立针毡、如芒在背、如临大敌。

因为,他看到,整个戈兰高地的防御工事既深且宽,兵力配置、火力设置均滴水不漏,足以阻挡来自任何一个突破口的进攻。

此外,各大阵地内配备的苏制大炮、苏制坦克,可供装甲车和坦克行驶的数英尺深的战壕,还有先进的4架米格—19战斗机,这所有顶尖武器装备和高水准配置,都让科恩叹为观止,又让他对以色列正在面临的巨大军事威胁忧心忡忡。

再次凭借着惊人的记忆力,回到公寓楼的科恩,开始夜以继日精心绘制叙利亚在戈兰高地和大马士革平原上分别设置的几乎所有防御工事图。

第一时间得到这一份份重大绝密军事情报的以色列军方,开始组织专业人员,根据科恩提供的数据及防御工事图,精心制作出战地模型,制定作战计划,并组织官兵一次次反复开展军事演习。

因为在叙利亚开展情报工作一次次如鱼得水,科恩性格中的固有缺陷开始显露,他逐渐放松警惕、得意忘形。

1965年1月7日,叙利亚军队因为要全部更换新型通讯设备,这一天,位于总参谋部大楼的所有无线电发射设备都被停用24小时。

作为间谍人员,这是科恩原本应该早就掌握的重要信息,可是,这一天,他却全然忘记了。

在一片寂静中,科恩发送电报的信号准时出现了。这一次,属于科恩的独一无二的信号,在公寓楼的上空,是如此清晰刺耳、明目张胆、目中无人。

叙利亚反间谍机构迅速侦查,可是,当他们接近信号源时,信号突然又消失了,而此时,他们一路追踪而至的信号源所在的位置,正是科恩租住的豪华公寓楼。

他们随即否定了自己的判断,因为哈菲兹司令官早就建议说:我们为什么不能现在就任命他(伊利·科恩)为国防部长助理,让他进入国防部呢?

一个有极大可能会被任命为下届政府国防部长人选的富商,怎么可能是间谍呢?他们认为自己一定弄错了。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那个来自豪华公寓楼的不明信号,仍然有规律的一再出现,且每次的位置,都不偏不倚直直指向科恩的住所。

1965年1月20日晚,科恩再次得到一个重大消息,哈菲兹决定成立一支巴基斯坦突击队,在叙利亚的指挥下,专门在以色列搞破坏活动。

得知这一重大不利消息的科恩,在21日早8点,心急如焚地要把这一重要情报迅速电告以色列。

这天早晨,他像往日一样,端坐在自己小床上,面前放着小型发报机,又用右手打开了收音机,等候着来自以色列情报局发来的指令。

就在这时,公寓楼大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还没等科恩反应过来,三个身手敏捷、动作迅速的叙利亚反间谍人员早已破门而入,一下子就冲到科恩的面前,一把冰冷的左轮手枪恶狠狠抵住了他的太阳穴,同时朝他厉声大喝道:举起手来!

那一刻,惊魂未定的科恩,本能地把小型发报机藏到自己的手心,可是,这一切,都太迟了。

就这样,被誉为西方佐尔格的以色列最优秀的间谍,不幸被捕了。

被捕当晚,叙利亚情报部门要求科恩按照他们的要求发一封电报给以色列,科恩照做了,但是在发报时,他通过一点小小的指法的变化,告诉以色列情报人员,他已经落网了。

当年,在出发前往叙利亚之前,他就与以色列方面约定,如果有一天他落入敌手,将会用这种变换的指法告诉对方。

在叙利亚军事法庭的审判中,最后的审判结果是,这位名叫塔贝斯,实际真实姓名为伊利·科恩的以色列间谍,必须被处死。受科恩事件牵连,在叙利亚,有69人被捕,包括27名女人,另有400多人受到审查。

在军事法庭上,当法官问科恩是否认罪,他话语低沉,却神色平静镇定自若地说道:我不以为我有什么罪过,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惊闻科恩被捕噩耗,以色列动用了所有国际关系,决定倾全国之力,力邀各国政要说情,全力营救他们最优秀的间谍。

包括法国总统戴高乐、总理埃德加·宫尔,美国、南美各国国会议员、参议员、新闻界人士在内的各界重要人士,都向叙利亚当局发出对科恩免于死刑的呼吁,比利时首相和东欧国家领导人甚至亲临叙利亚大马士革,请求赦免科恩,均遭拒绝。

最后,以色列愿意用关押的5名叙利亚间谍来交换科恩,同样被严词拒绝。

1965年5月19日凌晨3时半,在大马士革烈士广场,伊利·科恩被绞死,年仅41岁。

科恩牺牲两年后的1967年6月初,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凭借科恩提供的精准情报,战斗到第五天,以色列仅用数个小时就轻松占领了叙利亚戈兰高地,这个曾被世界上大多数军人视为不可征服的堡垒。

在此之前,同样凭借科恩提供的情报,以色列精准轰炸了叙利亚的约旦河支流改造工程,最终让叙利亚彻底放弃对约旦河的改道,以色列全国赖以生存的水资源命脉,得以完整保住。科恩以一己之力,救了一国人的性命。

科恩的妻子在丈夫遇难后,独自一人把三个孩子抚养长大。每当因为怀念丈夫肝肠寸断时,她总是不忘眼含热泪地告诉孩子们:你们的父亲,是一个带给你们一生自豪的人!

2005年,在最伟大的200位以色列人评选活动中,伊利·科恩名列第26位,与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仅相差4个名次。

他曾经以一己之身,护一国周全,这样的殊荣,他受之无愧!

文 | 午梦堂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Call Now Button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