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古代遇见外国人,该怎样交流?

原标题:在古代遇见外国人,该怎样交流?

原创在古代遇见外国人,该怎样交流?插图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语言种类丰富,同时,与外部经济贸易、国事访问也十分频繁。在古代,如果与不同语言的人对话,该如何听懂对方在说什么呢?其实,只需要一种人出马,就能快速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翻译。

从事翻译工作的职位,自古已有之。他们在促进民族融合、国与国交流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纽带作用。

早在夏代,文献中有描述夏后即位七年,于夷来宾。少康即位三年,方夷来宾。可见那时候就有翻译交流活动了。

到西周时期,出现了半官方的翻译人员,在《礼记》里有记载。其中提到,象是指负责翻译南方少数民族语言的翻译官,寄是指负责翻译东方少数民族语言的翻译官。另有西方曰狄,北方曰译。这都是最早一批的翻译官。

从这些称谓可以看出,当时人们的流动范围受限,翻译仅针对周边地区的少数民族语言。

由于来自北方的少数民族,是当朝统治者的心腹之患,属于最大威胁之一,帝王对其重视程度,远高于其他类别。久而久之,译就成为了最流行的一种称谓,而象、寄、狄则变得相对冷门,逐渐销声匿迹。后来,这些翻译官被统称为了像胥。

那么,译这个字,前面是怎么加上翻字的呢?原来,这归因于佛教的传入,梵文佛经需要转换成中文,佛经译者就在译字前加翻,最终形成了翻译一词。南朝梁代高僧释慧皎,在《高僧传》中,就很早使用了翻译这个概念,著作多处可见翻译一词。

周朝的很多少数民族部落,没有自己的文字,需要仅凭口头语言,翻译成当时的甲骨文和金文,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还有一些国家的语言,需要先翻译成其他国家的语言,再辗转翻译几次,才能最终转换成汉语,过程特别复杂。比如《尚书》里记载的,周成王时期,为了翻译越裳国的语言,三个翻译官转换了九次,才完成翻译任务。

所以,即便是翻译一段话,都需要好几个人手,耗费大量的时间才能完成,且只能保证部分内容准确,这极大的限制了翻译事业的发展。

秦时,负责外交事务的官员,叫典客。到了汉代,随着国力的增强,中外交流愈加频繁,对翻译人员的需求量也大幅度增加,出现了译官令、九译令、译官丞这些翻译职位。虽然官阶和地位不高,依然非常重要。

比如在汉武帝时期,设置了大鸿胪,掌管边疆事务。下面的译官令,还有辅佐他的丞,就是负责外交事务的人员。

还有设置在西域各附属国的议长,也是翻译和外交官。

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去了一个人,叫甘夫。甘夫本是被汉朝军队俘虏的匈奴人,张骞在大月氏国访问期间,他充当了向导和翻译。等到张骞再回长安城,之前的随从人员几乎全军覆没,唯有他的匈奴妻子和甘夫,一起活着回来。

此番行程,虽然张骞没有实现出使目的,却开辟出了丝绸之路,也让翻译官这个群体变得炙手可热。为此,朝廷专门开设了学校,进行外语教学,培养翻译类人才。

翻译工作进行的如火如荼,却依然停留在口译层面上,直到东汉桓帝建和二年(148),随着印度佛经得以翻译,我国翻译史上第一次出现了,有文本的笔译。以安世高译《明度五十校计经》为代表,古代翻译事业进入到新阶段,即大规模外文翻译阶段。同时,安世高还最早翻译了介绍天文知识的佛经,即《舍头谏太子二十八宿经》。

这时候主要靠直译,翻译内容比较生硬,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魏晋南北朝时期。

在三国时代,翻译官有了新的称谓,叫做译使。他们依然归属大鸿胪,除了负责外国使节来华翻译,还要负责我国人员出外访问翻译。

晋朝开始,佛教盛行,为了引进国外的经书,出现了大量的译场。这种机构,既有国家主持开办的,也有私人募资兴建的,里面的工作人员,主要负责翻译各类佛经。其中,由高僧释道安主持的译场,最为出名,像《四阿含经》、《阿毗昙经》等,都是他们的翻译代表作。

释道安依然坚持直译,主张译文不增不减。而另一位佛经翻译家鸠摩罗什,则提出了意译的概念,主张对原文进行适当调整改动。

从北魏以后,民族大融合,外族交流愈加普遍,掌管翻译事务的官员,被称为了通事,即沟通传达事物的意思。

在隋唐时期,佛经的翻译量达到一个高峰。唐朝设置的鸿胪寺,是主管民族和外交事务的机构,其中的翻译人员被称为译语,据史料描述并计二十人。

此外,中书省也有译语,很多为胡人,他们不仅熟悉少数民族语言,也十分精通汉语。而朝廷之所以喜欢选用胡人翻译,是因为在汉人中间,能主动学习少数民族语言的人,数量极其有限。中书省也会在适当时间,将翻译官安排下来,派发到鸿胪寺工作。

译语这个官职,相当于从七品,虽然地位不高,却非常重要,往往被委以重任,派往国外出访。同时,他们把少数民族的书籍和艺术作品,进行翻译整理,为留存和发展少数民族文化,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在北宋初期,朝廷依然支持佛经的翻译。但是到了后来,开始禁止一部分不符合统治要求的译本。

北宋僧人赞宁,在所著《宋高僧传》中,明确解释了什么是翻译,懿乎东汉,始译《四十二章经》,复加之为翻也。翻也者,如翻锦绮,背面俱花,但其左右不同耳。由是翻译二名行焉。

他想表达的意思是:译不只是译,还要再加上翻,译和翻刚好一正一反,译文与原文既相对、又重合。

宋朝为了获取更多的少数民族信息,熟悉对方的文化,特别重视翻译工作。在组织生员考试时,特意增加了一项内容,那就是翻译女真、契丹和西夏文字内容。

相对应的,西夏会安排一些贵族子弟,负责翻译汉文典籍。辽国就专门设立了翻译机构,并针对译官的升迁,出台了一系列详细规定。而金国,也设立了译经所和弘文院,掌管翻译事务,将大量的汉文经典和史料,转换成了女真文。

宋代的对外贸易活跃,翻译自然必不可少,像广州、泉州这样的港口城市,民间翻译盛行。有的地方官员,为了依靠关税收入升迁,也会主动学习翻译,方便与外商交流。

到了元代,由于疆域广阔,横跨欧亚大陆,需要很多翻译官,他们再次被称为通事。而没有纳入编制的,是一些西方俘虏,他们同样担任着翻译任务。

当时的官方文字,是八思巴文,朝廷为了将之译成蒙、汉、藏等文字,特设了蒙古房,专门培养翻译。这些人才,对吸收中原文化、促进各民族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

明代的航海业发达,中外交流非常普遍。当时设立的翻译机构,叫四夷馆,隶属于翰林院,专门负责笔译。负责口译的,则是会同馆。同时,出现了负责欧洲事务的通事。

随着西方传教士来华,先进的科学技术进入中国。西学科技翻译,成为潮流。朝廷成立了翻译局,天文学、地理学、物理学、逻辑学、医学等方面的译著,展现在了国人面前。

其中最早的译本,是《欧几里得原本》,由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和徐光启合译,最后改名《几何原本》。中文名称几何一词,即由此而来。

文学方面值得一提的,是金尼阁和张赓合译的《伊索寓言》,这是一个选译本,包含寓言二十二篇,由金尼阁口授、张赓笔录而成。

那些传教士们,也向西方翻译中国经典文学。比如最早译到西方的中国书,就是《明心宝鉴》。这一本劝善启蒙书,由明末来华传教士罗明坚,用西班牙文译成。而利玛窦翻译了《四书》,使用的是拉丁文。

到了清代,朝廷将翻译机构四夷馆,更名为了四译馆。在乾隆时期,四译馆与会同馆实现合并,成立了会同四译馆。当时还有一个著名翻译人才,就是和珅,他同时精通满、汉、蒙、藏四种语言,这一特长对他的上位,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而英国使节马戛尔尼访华时,也是他负责接待的。

在数千年的时间里,翻译官的地位,始终在七、八品上下徘徊。直到经历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以后,翻译受到更多重视,这个官职在外使馆的等级,才达到了正五品。

在李鸿章等洋务派的提议下,清廷于1862年在北京、上海两地,设立了同文馆,聘请了外教,专门培养通晓英、法、俄等语种的人才。同文馆的学生,需要八年才能毕业,要求十分的严格。

从1876年起,清朝开始在国外设立使馆,海外留学人数也日渐增多,我国翻译事业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虽然古代的翻译官,不如想象中那般风光,历史存在感有限。但是在漫长的时间里,仍然有一些翻译家,为后世留下了传奇故事。

比如东汉时期的安世高,他是第一位到中国传播佛法的外籍僧人、翻译家。安世高原本是安息国的太子,自小熟读佛经。长大以后,他将王位让于自己的叔叔,然后出家为僧。

安世高到达中国都城洛阳以后,天资聪慧的他,很快就掌握了汉语知识。他立即着手开展翻译工作,日积月累,所译经书达到了三十五种之多。自他开始,中国正式有了佛学。

魏晋南北朝时期,有一个翻译家,叫鸠摩罗什,他的主攻方向,是印度佛学思想体系、中印文化交流。

鸠摩罗什的父亲鸠摩罗炎,是天竺贵族,年轻的时候逃难到西域龟兹,娶了龟兹王的妹妹为妻,生下了鸠摩罗什。所以准确来说,鸠摩罗什不是天竺人,而是我国少数民族,龟兹人。

鸠摩罗什在六、七岁的时候,就跟随母亲一起出家了。他所处的时代,汉译佛经种类丰富,但以直译为主,翻译内容十分生硬,晦涩难懂。于是,鸠摩罗什提倡意译,并且融合进文字美学,从而开创了一种全新的翻译方式。

他一生的翻译作品数量惊人,据称达到了七十四部三百八十四卷,并且传播到了古代日本和朝鲜,成为了佛教史上的重要人物。

唐代最有名的翻译家,当属玄奘。他十三岁时出家,精通印度语。贞观三年(629),玄奘从长安出发,去往印度。在游历各地后,于贞观十九年结束行程。

回国以后,玄奘一头扎进了翻译事业中。在十九年的时间,翻译佛经达七十五部一千三百三十五卷。更为难得的是,他还主持了译场工作,为朝廷培养了不少翻译人才。

明代的翻译家代表,有马欢和徐光启。

郑和下西洋时,由于马欢精通阿拉伯语和波斯语,被选为了随从翻译官,他不仅要进行口译,还要负责笔译。回国以后,马欢将下西洋的考察结果,写成了一本书,名为《瀛涯胜览》。这本书,成为了研究郑和下西洋的重要原始资料。今日我国的南沙群岛,还有一座以他命名的马欢岛。

徐光启是明朝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他对西方科学极为重视,出于兴趣爱好,努力学习外语,开始了翻译工作。

他和利玛窦合译了《几何原本》,并且主持翻译了《泰西水法》、《测量法义》等科学著作,同时参与了西方哲学书《灵言蠡勺》的译本工作。值得一提的是,在翻译完《测量法义》后,徐光启触类旁通,亲自撰写了《勾股义》 和《测量同义》两部书籍。

徐光启不仅是汉译拉丁文数学书的第一人,还推出了一系列几何名词,比如点、线、面、锐角、钝角、三角形、四边形、斜方形、平行线等等,都是他发明创造的,在数学领域可谓贡献巨大。

严复

清朝末年,翻译家严复,是第一个系统介绍西方资产阶级思想的人。他翻译了很多西方著作,比如亚当·斯密的《原富》、孟德斯鸠的《法意》、斯宾塞的《群学肄言》等等。

特别是在翻译赫胥黎的《天演论》时,严复提出了信、达、雅的翻译标准,这一标准直到今天,依然是翻译界公认的经典论述。

在古代,翻译其实是一个高危职业。比如职业道德方面,胡乱翻译是最大的忌讳。早在西汉时期,就出台了约束翻译官的法律,其中明确规定:凡翻译人员,有欺诈伪造的行为,将根据出入量的多少,判以不同的刑罚;如果导致错判他人极刑的,翻译人员也将被处于相应的极刑。

唐代的《唐律疏议》,也制定了对翻译欺伪的处罚,致罪有出入者,证人减二等,译人与同罪。朝廷同时还要求,翻译人员必须签字画押,表示对该文书负责。

到了宋代,继续沿用唐律,在《宋刑统》里的规定,与《唐律疏议》如出一辙。

明清时期,利用翻译工作之便,谋取私利的现象屡见不鲜,对社会造成了不小的危害。清代的张之洞,就曾经破获过一个大案,那是一个叫李文廷的人,给德国人当翻译,他曾经假借外国人名义,向官府诈骗银两,这个事件,在当时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如果说,语言,是一种特殊的力量。那么,翻译,则是各种文化交融的桥梁。因此,每一名以此为业的人,不能违背的首要准则,就是忠实。

参考资料:《中国翻译通史》、《翻译研究百科全书》、《佛经翻译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明末清初来华传教士翻译活动的特点及其影响因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Call Now Button法律咨询